大众日报刊登|大瓢张锡杰:乘桴浮于海 瓢丈拈莲花

2019-12-13大众日报 作者:

摘要:大瓢者,张锡杰也。先生又号东方瓢、上圆道人,1956年生于山东文登。1977年考入山东师范大学美术系国画专业,毕业后留校任教。

大众日报2019年12月13日出版

乘桴浮于海 瓢丈拈莲花 ——记大瓢张锡杰先生人品、画品

大瓢者,张锡杰也。先生又号东方瓢、上圆道人,1956年生于山东文登。1977年考入山东师范大学美术系国画专业,毕业后留校任教。

1997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张锡杰画集》,由沈鹏先生题词、邵大箴先生作序,称:“张锡杰同志在山东师范大学任教,是一位有成就的教师和杰出的花鸟画家”。山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在2002年开始实行学生自选导师制,锡杰先生在带学生毕业创作时,与同学们一起通宵达旦共同创作,金针度授、彰显画道;使学生得以初窥艺术堂奥,画艺提升飞速,都争相选择张锡杰工作室。锡杰先生连续三年在山东省博物馆为学生举办个人毕业创作书画展,开毕业生在博物馆、美术馆举办展览之先河,培养出一大批青年书画才俊——讥誉之声却不绝于耳。誉者谓先生高风亮节、教学有方,讥者语令人难堪。先生却言:瓢者,做人之道,表里如一;顺应自然,非瓢漂水水自流瓢自漂尔。

在张锡杰先生身上我们看到的,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需要的东西——品格。

我们说品格,并不是庸俗的文人情调的品格,而是锡杰先生身上体现出来的从古代士大夫阶层到现代知识精英都具有的一种操守,一种矜持。正如锡杰先生在《大瓢之音》曰:以利导学,利尽学毁矣;以义导学,义久学恒也。锡杰先生从事专业绘画及教学工作三十多年来,有意识的避开美协、画院等组织,不以任何组织头衔为追求目标。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先生多次拒绝其他美术院校“任官”的邀请,全身心投入艺术创作和艺术人才的培养;锡杰先生以一己之力,不辞不解、不辞误解,独擎写意精神之高帜,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之语境观之,可见先生之胆气、魂魄;以当下语境观之,则更可见先生之操守、睿智。事必能传多具癖,人非有格不堪贫——这是一个知识精英应有的品格,是人格光华。

昔人论艺,首重人品,认为人品如画品。今人论艺却不论及品格,大谈风格、语言、观念,不如此就显焦虑。有的患上了风格焦虑症,如果风格不能创新、风格不能独特就恐慌、焦虑;有的患上了语言焦虑症,作品一定要有独特的语言,一定要有与众不同的语言,不然的话,就恐慌、焦虑;有的患上了观念焦虑症,生怕被最新的观念抛弃,生怕和最新、最时髦的,最前卫的观念脱节。

张锡杰先生不追求稀奇古怪的风格,常以苏东坡的名言“书不求奇,画不求怪,平淡天真是吾师”教导学生,作品展现出当代社会难得的雍容大气,而无凄迷琐碎之弊。

锡杰先生的绘画语言,生机弥漫其中,不论水墨色彩,皆以质朴为胜,水墨立其形质,色彩焕其华章。笔墨操习,中锋用笔为上,色彩运用,自由无忌,无所谓中西之桎梏,亦无所谓古今之藩篱,全由心发,情之所至,多有人所不能至之异趣,天机焕然,异彩纷呈。体现出高瞻的见识,过人的胆略以及独立的人格。

先生于观念上拈出“宇宙意识,复数语言”二语,横空一出,既成新警,又暗合天人合一之境。此二语一出,于古人观念上不易实际操演处变为可捉可为,为后学开出一条“捷径”。先生之作,虽小品亦呈气象,如巨作则更现恢弘,落落寡合,自成高格,非有慧眼智识者实难辨其苦心也。此锡杰先生注重学识修养、人文情怀、生活感受、广取博收之果也。

衡量一个画人是不是文人画家抑或大画家,诗、书、画、印综合修养功夫应当是一个国标:徐青藤拥有,八大山人拥有,齐白石拥有,黄宾虹拥有,吴昌硕拥有,赵之谦拥有……,张锡杰亦拥有。锡杰先生说:不通诗文,画无血脉;不通金石,画无筋骨;不通书法,画不传神。

金秋 96X90cm

锡杰先生的文学修养见于每日一篇的《大瓢之音》,他从哲学的深度和思想的广度论及艺术理论、画语录、美学、禅、道等,至今累计已有两千余篇。

《梵音·张锡杰作品二种》由齐鲁书社出版,其中的书法作品有丈六之巨,点画节奏铿锵指心,是极具现代意味的草书大作。

先生的大写意花鸟画独以“葛藤禅”入画道,或“情趣”审美,或“法相”审美,皆给人以强烈的时代视觉审美冲击力和艺术生命感染力。

锡杰先生善急就章,以一刀法入印,讲究计白当黑,先生尝言,能事于一刀之功,决不复刀以饰;宁可十刀追心,决不偷省一刀之力。2006年人民美术出版社以中国当代篆刻家为题,出版《张锡杰印谱》。

2014年,张锡杰应邀在麻省理工学院进行学术讲座、举办个人画展,是把东方文化传播到西方去的艺术实践,开启了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又一契机。

2017年,在哈佛大学举办的“凤鸣朝阳——张锡杰九四·六六大吉图巡游美国哈佛大学”画展,传播中国文化、彰显大写意艺术之魅力。

2017年,麻省理工学院博物馆收藏了中国画大写意花鸟画家张锡杰教授的两幅中国画作品《紫藤》、《南瓜》。这两幅佳作,不仅仅是张锡杰的作品被世界名校博物馆收藏、艺术水平被西方顶尖学府肯定,更是体现出西方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可和欣赏。收藏证书中说:“张教授的中国花鸟画作品,代表了中国传统文化并糅合了张教授的个人艺术风格及哲学理念”,麻省理工博物馆的高度评价标志着西方接纳、欣赏东方绘画,是大写意绘画与国际艺术平等对话交流的开始。

2017年,张锡杰教授被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研修班聘为工作室导师,讲授大写意花鸟画,并在威海昆嵛山设立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研修班张锡杰大写意花鸟画写生基地。

孔子说: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今日,锡杰先生亦乘桴浮于海,非其道不行也,瓢丈已漂洋过海,声蜚欧美。寰球之下,先生之道,又岂囿于一地一境也?大写意莲花定当全球次第开。(文/张海平,系山东广电全媒体书画院院长,一刀印社副社长兼秘书长,金秋画院副院长,太上书院秘书长,济南文艺志愿者协会副主席。)

张锡杰作品欣赏

春妍105×65cm

葫芦 137×69cm

蓝莓 69×69cm

西瓜 69×69cm

紫藤 69×69cm

南瓜 69×69cm

春笋 69×69cm

点秋香 69×69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