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録魂——吴泽浩书画近作展”将于7月4号在银座美术馆开幕

2020-07-01山东有线电视美术馆 作者:

摘要:2020年庚子寒春,在与亿万民众一起为抗击新冠肺炎战役而鼓与呼并创作大量抗疫情作品的同时,著名诗书画大家吴泽浩先生,开启了酝酿已久的《元曲录魂》大型诗词曲书画主题创作。

主办单位:银座美术馆

承办单位:银座美术馆

展览时间:2020年7月4日——7月17日

展览地点:银座美术馆(济南市泺源大街66号索菲特银座大饭店六层)

左图右史 元曲长歌 

——吴泽浩先生《元曲录魂》清赏

飞砂走石起暴雪,可汗铁骑踏欧亚。

蒙古色目高居上,汉人南蛮位低下。

枯藤老树昏鸦月,录鬼薄册娼儒写。

元朝区区九十年,一出窦娥怨情切!

几多风情,兀自开放,吴老笔下之元曲生、旦、净、末等众人生情境惊艳亮相;

笔尖流转,左图右史,《元曲录魂》幻化出千般情致万缕柔肠,画作一出惊四方。

2020年庚子寒春,在与亿万民众一起为抗击新冠肺炎战役而鼓与呼并创作大量抗疫情作品的同时,著名诗书画大家吴泽浩先生,开启了酝酿已久的《元曲录魂》大型诗词曲书画主题创作。或许在每一个重要历史文化节点,都有着前瞻性的敏感和眼光;所以吴老以坚持不懈的丹青翰墨画笔挥舞,来印证曙光和胜利的必将到来:文艺薪火总不断,文化传承须尽心——这也延续了他自2014年至今笔耕不辍的文脉艺脉:“甲午海祭、铁铸抗战、长征路上”红色经典三部曲,武训义学、弘一禅意、扁舟藕花里、铁轩杨柳风、写意敦煌、苏子东坡、孔子礼赞等大型系列主题组画。家国襟怀、家园情怀、人性情境,共同编织成足以“讲述中国”的吴氏大美艺术史诗般恢弘殿堂。

于是乎,吴老夜以继日,用六个月时间,相继完成了“元曲家”人物画系列14幅、“元曲意境”主题画50幅,“元曲书法”创作10幅,后又以自作诗一曲哀元大都《大都世态元杂剧》为题,描写了大都街头杂剧演出时十类人齐聚观剧六月飞雪的象征画面,以及《飞沙走石起暴雪,可汗铁骑踏欧亚》的表现元朝气象的大幅画作。以元曲为主诉求进行的主题大型创作,在国内美术界属于填补空白的创举,开创先河,绝无仅有!

提及绘制初衷,吴老如是说:“前段时间精心阅读了元朝历史和元曲的书籍、资料。对元朝的九十年中出现的元曲现象有了浅浅的了解,深感被排列于第九种人的文人们在处境艰难之中却产生了元曲这伟大的文化奇观和关汉卿,马致远这样的文化巨人而感动和思考。因而,有了《元曲录魂》的创作。我是尽量做到平和易读的图文并茂地讲述元曲的事,让老百姓和读者观众喜闻乐见、容易接受。多年来的创作实践,让我觉得普及型的知识性的东西还是有用的,就如地摊还是有一席之地那样,大画家的高大上拒人千里之外,非我所愿!”

元曲是元杂剧和元散曲的总称,词曲文化相结合而成;从整体创作来看,画家采用“左图右史”的方式,图文互现,文图并重并驾齐驱的娓娓道来,图示之外,注重文字的力量。同时,也是在从艺术的生命精神高度,去诠释元曲——在吴老徐徐为观者展开的《元曲录魂》中,倾诉着烙印那个时代的一切:有离开故国的悲伤,与往日的浮生盛世告别的不甘;有羁旅在外、离愁别绪的难抑;有对人生和恋爱的情殇;有对生不逢时的愤恨;也有对整个时代灰暗背景的不满;亦有不断挣扎在社会边缘的可怜人。苦苦寻觅,苦苦把握,追求,把义愤难纾的情感捧在掌心,终日凝望。

细细欣赏读解作品,《元曲录魂》名称源于元代钟嗣成专著《录鬼簿》(记录了80余位金元戏曲家)启示,录鬼录魂,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其中,《关汉卿》、《马致远》、《郑光祖》、《白朴》、《元好问》、《张养浩》《张可久》、《薛昂夫》、《冯子振》、《乔吉》、《徐再思》、《钟嗣成》、《卢挚》等系列元曲名家人物主题作品中,能看到彼时的他们:观梁园月,饮东京酒,赏洛阳花,攀章台柳,待品完那些酸甜苦辣,看尽那些冷暖炎凉,便回归自然,将身心融入天地间。任你红尘滚滚,我自清风明月。他们或梦碎断肠,或破镜重圆;或天涯相伴,或风雨同眠。众多世相,多少人,多少事,多少景,也逃不过化成他们笔下恍惚久远的吟通、唇齿留香的曲调,最终渐行渐远。通篇皆水墨勾线,文图辉映,肃穆凝重。

在关汉卿之《窦娥冤》、《四块玉·闲适》、《大德歌·秋》、马致远之《天净沙·秋思》、《潇湘夜雨》、元好问之《春宴》、《人月圆》篇,白朴之《驻马听·吹》、《沉醉东风·渔夫》、《天净沙·东》,乔吉之《冬日写怀》、《重观瀑布》、《金陵道中》,张养浩之《水仙子·咏江南》、《卓然亭独坐》,黄公望之《醉中天》,赵孟頫之《仙吕·后庭花》、王实甫之《长亭送别》、《西厢记》……等50幅“元曲意境”主题画作中,画家将左手丹青(图)、右手翰墨(文,即是史)的高妙交融发挥至极致,线墨宛若元曲纡徐高低咏叹长短句,在一帧帧宣纸间“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品味那涓涓笔墨和嘤嘤其音,可以深切体会处于那个大时代,有着平民意识、平民生活的元曲、戏剧场景营造所爆发的生命喟叹。对于匆匆而去的人生而言,因一切向往而产生的温馨与美好,因一切专注而产生的哀怨与疯魔,无不让人感到怜惜、肃然而又庄重,我们可以在吴老笔墨、线条、构图、题款的字里行间,体会元曲那清幽的墨香和销魂的滋味。正如雨果、司汤达、托尔斯泰、狄更斯等营造的悲惨世界、战争与和平、艰难时世一般,伟大的怜悯和关照,逆境中对光与热的渴求,跨越千年的人性共性,令作品永可留存,成为史诗,成就经典!

左图右史,元曲长歌;一带江山如画,丹青翰墨挥写!伫立泉城南麓铁塔轩望岳阁画室的吴泽浩先生,南望泰岱雄姿,西南瞻孔圣故里,北临黄河汤汤,身处二安之千年诗城词都,怎不感怀万千?绘罢《元曲录魂》,吴老又自作元曲小令数首,千秋家国情愫,溢满身心,不觉又是一段艺坛新征程的开启与渐入佳境……             

文·郑铁军

部分参展作品:

大都世态元杂剧   143cm×350cm

可汗铁蹄踏欧亚   143cm×350cm

画集题辞——元曲录魂   138cm×69cm

自作诗   一曲哀哀元大都   180cm×97cm

元曲名家人物--郑光祖   180cm×97cm

元曲名家人物--关汉卿   180cm×97cm

元曲名家人物--元好问   138cm×69cm 

元曲书法--马致远 《双调·落梅风·人静初》   138cm×69cm

元曲书法--刘秉忠 《南吕·干荷叶》   138cm×69cm

元好问 《中吕·喜春来·春宴》   69cm×69cm 

白朴 《越调·天净沙·冬》   69cm×69cm 

元好问 《黄钟·人月圆·卜居外京东园》   69cm×69cm 

珠帘秀 《双调·寿阳曲·答卢疏斋》   69cm×69cm 

赵善庆 《双调·沉醉东风·昭君出塞》   69cm×69cm